第一次出远门作文

“第一次”,让我想到自己十岁的一天,爸爸第一次叫我独自去书店买书的情景。我拿着爸爸给我画的简笔地图,兴冲冲地出门了,运气很好,询问了几个热心的路人、左转右拐后就到了书店。我买了书后又风风火火地按原路返回家。回到家门口一回头,我才发现爸爸就跟在我的身后……这一次独自出门,让我体会到了深沉的父爱。你有时会幻想着离开父母的管束,幻想着快快长大,恨不得现在就去外地求学,也许等我们单独出一次门,才会明白许多东西。年纪尚小的我们,很少有出远门的机会,那先来看看方方第一次出远门的经历吧!

正像一首歌所唱的17岁出远门那样,我第一次出远门也恰是17岁。那是1972年的暑假,我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单独出门旅游一次,于是我向妈妈提了这个要求。妈妈想了想,说:“那你就去南京吧。”南京是我的出生地,自1957年我们全家搬来武汉后,期间我只回去过两次,而且因为年纪太小,对南京的印象已经十分淡薄了。玄武湖、夫子庙以及鼓楼,时时出现在家里人的嘴边,然而我一点也描绘不出它们应有的模样。我想我的确应该去南京看一看了。

我自己到码头排队买了一张船票,然后开始了我的旅行。此前,我一直都精神振奋,一副胆敢闯天下的派头,直到妈妈的身影在岸头消失,只留下我一个人在一艘陌生的船上时,那种惊慌失措感才蓦然涌上心头。在船上的两天是怎么度过的,我已毫无印象,只记得下船后应该来接我的表姐却没有来。我站在码头像个小傻瓜一样呆头呆脑地东张西望,何去何从全然不知。直到我那迟到的表姐来到我面前,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她就是来接我的人!

在南京,我见了许多亲戚,人多得我几乎认不过来。我在三五天内风卷残云般地逛了中山陵、雨花台、长江大桥等地方,然后便每天待在家里同表弟们一起打牌、下棋以及聊天,于不知不觉中一晃即过去了一个月。归家的时候到了,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其实没有好好地看清楚南京。

回去的船票非常难买,几个表哥轮流值班为我通宵买票。长夜漫漫,时间难熬,于是一个也是即将返回武汉的女孩开始为所有排队买票的人讲起了故事。我的一个表哥认识了她并且很欣赏她,她向我表哥表示可以一路照顾我。天亮开始卖票时,我没能买到四等舱的船票,这意味着我将坐着回家,我感到非常着急。那女孩因为讲故事的缘故,博得了大家的喜欢,站在前面的人都让她插队,于是她很轻松地买到了四等舱的船票。她对我的表哥说不用担心,她可以和我挤着睡一张床。她和我约好届时码头见,并说她叫李小燕,她还有个同伴叫程燕。

我离开南京那天,由于动身太晚,到码头时船马上要开了。我急匆匆告别送我的表姐,又急匆匆地往船上奔,那时候码头上的乘客已经上船,我根本没看见李小燕的人影。上了船之后,我站在船舷边,望着江水发呆,不知道在船上的两个夜晚我该怎么过。船开了很久,我才在过道上找到了一块空地坐下来。我把头靠在船壁上,刚想闭上眼睛,突然看到两个女孩朝我走来,其中一个是李小燕。她俩东张西望地在寻找着什么,我断定她俩是在找我,于是大声地喊了起来。果然,她们听到我的声音立即朝我跑来。李小燕说她们在码头找了我好久,一直没有看到我,以为我已经上了船,就到船上来找。她们已经把船上上下下梳了几个来回都没有看见我,很着急。我听了好感动,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话来。另一个女孩,我知道她叫程燕,拿起我的行李便走。我跟在她们身后,在想我应该怎么感谢她们。

我来到四等舱,李小燕让我和程燕睡一张床。程燕和我同龄,我俩非常谈得来。我俩站在船舷边谈了一天,无非是谈我的同学我的学校、她的同学她的学校,倒反而把李小燕冷落到了一边。不过像李小燕这样的女孩是永远没有寂寞感的,她在船舱里又摆开了故事摊,吸引了一大批的听客,他们把她围在中间。我和程燕都很羡慕、钦佩她,她无论走到哪里,总可以成为焦点。我和程燕却不行,我俩的共同点都是在人多之时一开口就结结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李小燕却觉得如果面前只有一两个人,她就会没什么好讲的,连精神都提不起来。我对她的理论真觉得不可思议,她却觉得像我这样将来准没出息。

船在江上行了两天两夜,李、程两位对我照顾十分周到,这对第一次出远门的我而言真是莫大的安慰。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时间难熬,反而觉得这一趟旅行最愉快、最难忘怀的事儿就是在回家的船上,因为我交了两个我很喜欢的朋友:李小燕和程燕。

那之后,我和程燕保持通信达两年之久。高中毕业前夕,我还专门从汉口到武昌她的家里去了一趟。我在她家住了一夜,她说她很快就会下乡,也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抽上来。

我因为哥哥们都在乡下,笃定留城,完全没有她的那种伤感。我问及李小燕,程燕说她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当兵去了还是已经下了乡。那时是1974年的秋天。

从此,我就再也没有听到李小燕和程燕的任何消息。我第一次出远门交的朋友就这样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直到今天我仍然常常想起她们,因为她们让我体会到了一个人在困难之时得到他人帮助的欢喜和激动之情,以及被帮助之后那种久久不忘的美好感觉。后来每逢我看到别人需要帮助时,都不由自主地想起她们,于是我总能毫不犹豫地伸出我的双手。

倘若有机会能再次见到李小燕和程燕,我会亲口对她们说,她们给我的帮助影响了我的一生,我将永远感激她们。

举报 分享 2022-01-15 09:08:3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