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亭小梦作文

不知什么时候,山上搭建了一座石亭。

于是四面八方的游客踏进了这很少有人打扰的净土。

石亭越来越出名,渐渐地,石亭周边铺上了水泥路,游人便也越来越多。当然,又有不计其数的芳草被闷死在这层棺椁下。但是,没人注意,毕竟游人是高兴的。

再后来,随着山上其他地方的开辟,石亭逐渐成为一个中转站般的存在,人们在石亭几乎不作停留。就这样,那些之前被赶跑的动物又回来了。松鼠、麻雀甚至敢向过路的游人讨食吃。

又不知过了多久,在春暖花开的季节,一只流离失所的雌胡蜂,带着满腹的希望,偶然发现了这块宝地。在石亭的内部正中央,她安插下王国的根基。

她不辞劳苦地制造木浆,一点一点地搭建着温馨的巢穴。终于,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她的努力就有了回报:一个蜂巢的雏形完工了。她心满意足地给自己的王国增添了第一代子民,同时加紧对“城堡”的扩建工作。她含辛茹苦的养育也没有白费,第一批工蜂诞生了。他们宣誓永远臣服于他们的母亲—— 这位伟大的王后,直到生命的终结。由于工蜂主持扩建工作,雌蜂就可以专心地为王国“添丁加口”了。因为“城堡”扩建时仅仅初具规模,匆匆的游人无暇顾及,所以,这片胡蜂的天堂得以不受打扰地发展壮大。

终于,经过几代工蜂的努力,一个极其强盛的胡蜂帝国赶在盛夏时节诞生了。那是拥有数以千计的子民的帝国,每天早上都有数千只工蜂“嗡嗡”地唱响写给王后的赞美诗,每天都有数千只工蜂来来回回劳作奔波,只为那支撑帝国的食物。这时候,蜂巢已有橄榄球大小。这样的蜂巢足以引起游人的恐慌,虽然胡蜂并无意招惹他们。一天,一名16岁的少年到山里游玩,他穿着黑色的跨栏背心,背着黑色的背包,就连皮肤也被太阳晒得略微透些黑色,但是他褐色的眼睛里,充满着的是对自然的敬畏和好奇。他走到了亭子里歇歇脚,并没有发现那个硕大的胡蜂巢,胡蜂对那名少年也没有丝毫兴趣。少年吃了一块酥糖补充体力,这时一只工蜂循着香味飞落到椅子上,大口咀嚼掉落的残渣。少年注意到了它。他刚开始也吃了一惊,但是很快意识到自己对它本没有恶意,那么它自然不会攻击自己。他镇定了下来,笑着掏出了一块糖,小心地放在它旁边。那只胡蜂并没有客气,趴在糖上大嚼特嚼起来,浓郁的香气引来其他工蜂。随着包围糖块的工蜂越聚越多,少年循着它们飞来的方向发现了那个硕大的蜂巢。他赞叹自然的伟大,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欣赏着那蜂巢,那凝聚着几代工蜂心血的杰作。他仔细观察蜂巢那独特的纹路,伫立良久,方不舍地离去。

可是好景不长,总是不断有游人发现蜂巢,也总是有人觉得它是个威胁。终于,有一个胆大包天的人,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朝蜂巢砸去—— 没有正中目标,可糟糕的是石头贯穿整个育婴室,大半的幼蜂死于非命。整个帝国沸腾了!几乎所有的工蜂极力要求血债血偿,蜂后却极力劝阻,因为她记住了那个少年的恩惠。她的子民得到的命令仅仅是吓退侵略者。因此它们不得不倾巢而出追赶那个人。罪犯虽然颇有经验,但是看见胡蜂倾巢而出还是大惊失色,慌不择路地狂奔。蜂群在后面“紧追不舍”。罪犯为了避难头也不回地跑进难走的林路里,还摔了好几跤,受了点皮外伤。蜂群见他逃进林路里马上就回巢继续劳作,那个人连滚带爬抱头鼠窜了好久才敢回头。胡蜂归巢,自认为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殊不知,一场灭顶之灾即将到来。

罪犯觉得自己受了屈辱,认为自己竟然被一群“蜜蜂”欺负得如此狼狈。他回到村里,向同村人展示了自己的伤,并归咎于胡蜂。他发表了“义正辞严”的演说,列举了诸多胡蜂的危害。他还召集同乡捣毁蜂巢,并承诺事成后分给他们蜂蜜。因此,武装到牙齿的数十人组成的“大军”趁着午夜时分向石亭进军。由四个人燃起火把,用烟熏烤蜂巢。工蜂们从睡梦中惊醒,纷纷出门迎敌。这些勇士们奋不顾身地扑向了熊熊燃烧的火把,在保卫国家的希冀中失去力气,坠向地面最终化作了一撮灰。还有的工蜂向刽子手发起冲锋,可惜奈何不了可恶的防护服,最终纷纷粉身碎骨。等工蜂都战死得差不多了,那名“吃过亏”的罪犯用麻袋套住了那只蜂巢,用利刃齐根斩断它,再压入水中……蜂后连同近千枚蜂蛹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葬身水中。余下的五六个人并不敢凑上前,因为他们只为分一杯羹,他们擎着火把在一旁呐喊助威,刽子手的狂笑声连同火焰的呼呼声在寂静的山林里回荡……

最后,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火光照映得脸上都亮堂堂的。他们围坐在战利品—— 蜂巢边,都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罐子准备分蜂蜜。那名罪犯当着众人面剖开蜂巢,里面白花花的全都是蛹和幼虫,并没有众人所期待的蜂蜜。他强挤出悲伤的表情,“遗憾”地告诉别人说:“这蜜蜂机灵得很!知道自己招惹了人,就用整个下午的时间把蜜都吃光啦……”众人自然是很失望,有几个人甚至安慰那名罪犯……他以“善后”为由留了下来,等到最后一个人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他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来了。“马蜂,采蜜但是不存蜜,”他自言自语,“如果不拿蜂蜜诱惑他们怎么会来帮我呢?他们不知道真正值钱的是什么!”他把眼光落向那蜂巢间白花花的蛹。

他把蜂巢抱下山,找到了之前联系好的买家,狠狠赚了一笔。在回来的路上,他又路过了石亭。正值破晓,夏日的阳光已经开始浸润大地,可是石亭依旧是死一般的沉寂。他的笑容仍旧在脸上,看一眼石亭,啐了一口,哼着小曲头也不回地走了。他以为自己的计划无人知晓,可是,石亭把这肮脏行径的证据保留了下来……

这样一个帝国的兴起、覆灭,对于这个石亭来说如梦一般,短暂而又富有戏剧性。这座山里,石亭的修建就标志着人类对自然的又一次成功的占领。追逐利益的人们自认为可以支配一切,凭借自己的喜好决定万物的生死。人类同情弱者。所以,这座石亭,是松鼠、麻雀这些弱者的天堂,每天过路的游人都会把坚果、粮食弄得到处都是,供它们食用。而对于胡蜂这样的自然界中的佼佼者,人类就不会这么慈悲了。以至于胡蜂家破种灭,就连未成熟的后代居然都要沦为食客的盘中餐。

后记:在盛夏进入尾声的时候,那个少年又踏上熟悉的山路,迎着初升的太阳,来到石亭。石亭在蓊蓊郁郁的植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幽静。他满心激动地走进石亭,抬头,却发现蜂巢已不见踪影,显然这里经历了一场恶斗。石亭盖上有烟熏的痕迹,还有燃烧过的残存的蜂巢留下的焦灰,地上仍残留着星星点点的灰黑色的痕迹,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少年很快便清楚发生了什么,长叹一声,坐在亭子里发呆,眼中的喜悦瞬间被哀伤替代。调皮的小松鼠在腿边转来跳去讨要糖果,不远处,麻雀在啄食地上的谷粒……

评委意见

好的故事就是随着作者的讲述,画面不断在读者心中播放,这篇文章便是如此。随着故事的演进,读者慢慢了解到讲述者要在故事里讲的道理和感慨。故事从山上的一座石亭开始,人们来了又走,石亭好不容易迎来了一批安定的居民。它们勤奋努力,在这里安居。但好景不长,石亭毕竟是人修的也本是为人服务的,只是人类抛弃了它而已。石亭里来了两种客人。少年和罪犯显然是对待自然界的生命态度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一个赞叹自然的伟大,生命的奇迹;一个自大狂妄,以自己的生存为第一法则,认为自己可以决定万物的生死。结局显然令人伤感:人类终于又一次占领了自然。

通过对故事的梳理,不难看出,作者在这个故事里寄予的感慨和思考。弱者和强者的差别对待,彻底撕裂了人类慈悲的虚伪面纱,石亭看着这一切,它会为这个故事作证。显然,这是一个讲得很成功的故事。

(清 扬)

举报 分享 2022-01-18 07:22:5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